カス勝ち

檻の中で 自由気ままに

作业多得又要熬夜
虽然这么说,其实是因为自己太贪玩了
全部都堆到周末最后一天
作业多的时候
就能体会到非常细小的乐趣
感觉就会变得非常敏锐
(甚至会出现幻觉/错觉)
跟前辈说话
明明是通过微信
却在想着逗她一下可能会被她用小拳头捶肩膀
那种触感真的会重现在身体上
就是因为太无聊才会这样
高中的时候
同桌也经常揪着我的脸不放
那时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总喜欢揪我的脸
虽然有时是我故意惹她
不过有时是她突然爆发
说着“你好可爱好可爱”就揪上来了
如果哪天闲下来
我应该把我的同桌写下来

2018-10-15

对作业产生了心理阴影。上次做了一个没有明确指示的作业,结果不及格了。这次的作业要求好像也很高,但没有明确讲解,这次也要不及格了吧。越来越感到压抑。

2018-10-07

所谓的“故事的灵感”并不是缪斯的礼物,它其实是海妖的歌声。

2018-10-07

Flowers——俄狄浦斯与康乃馨(节选1)

我把剩下的一支康乃馨插在喝完的弹珠汽水瓶里,在里面接上水。透明的玻璃瓶里,只留下被削掉叶子的光秃秃的康乃馨枝干。

黄色的康乃馨花瓣像是快要焉掉似的蜷缩在一起。在形状奇特的弹珠汽水瓶的衬托下,显得有些滑稽。

我打开文具盒,里面除了几只笔还有一个透明的玻璃弹珠,它正是从我桌上的这个瓶子里取出来的。我把它当成护身符那样的东西,上学时也带着。

从美术作业本上撕下一篇白纸后,我开始写下自己的“抹除计划”。

首先是题目,我用了将近二十分钟。最先出现在我脑海中的不是“爸爸抹除计划”,而是“尾崎高男抹除计划”。但这样一来就太显眼了,不管是“爸爸”还是“尾崎高男”。这两个词被我排除后,脑中继续闪现出其他...

2018-10-07

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只比我大几岁的同事总是喜欢用长辈的口吻跟我说话,并且非常“热心”地要教给我所谓的“大人的社会”的种种标准。说实话这有时让人非常火大,但我还是只能和颜悦色地做出回应。如果只是说话像“前辈”我并不会介意,而仗着自己比他人年长就总是用“语重心长”的语气,向别人提出所谓的“劝诫”……这种行为不管怎么看都有“自我满足”之嫌。

2018-10-05

在大学里看到两个女生戴着同一对耳机从面前走过,因为耳机线太短所以只能贴着走,好想抓拍下那个别扭又和谐的画面……然而手慢又胆小连个背影也没拍下来_(:з」∠)_

(两个人都是深色长鬈发,一个偏浅)

2018-10-04

被人推荐了一部少女漫画。除了初中时看过的《犬夜叉》以外我没接触过这类作品(初中时我一直认为那是少年漫画并且最喜欢的角色是珊瑚,到了高中听人说起才知道原来那是少女漫画)。
这个漫画和犬夜叉差不多,连女主角都长得差不多,只不过是一个在日本战国时代,一个是在古代中东。
这个漫画的女主角给人的感觉是——只要和谁接吻就会喜欢上谁。
虽然总是被强迫跟王子上床,但其结果不是对自己失去贞洁的痛苦或罪疚,反而是越来越被王子吸引,还担心自己不能被他看上。
这是1995年的漫画,不知是否跟年代有关,女性在不管少女漫画还是其他作品中,总是纠结于自己跟男性的关系。这种理念以漫画、动画、小说、电影的形式传播开来,导致本来没有这种...

2018-09-28
1 / 15

© カス勝ち | Powered by LOFTER